2019基层减负年 让村医摆脱形式主义!

  • Normal Standard

    没有评分

近日,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《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》(以下简称《通知》),明确提出将2019年作为“基层减负年”。每到岁末年初,基层医生通常要面对各类检查评比、总结汇报和传达部署,而其中很多都是无用功,纯粹的形式主义。希望《通知》的下发可以让基层医生和更多领导干部从形式主义中解放出来,一起走向新时代!

近日,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《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》(以下简称《通知》),明确提出将2019年作为“基层减负年”。每到岁末年初,基层医生通常要面对各类检查评比、总结汇报和传达部署,而其中很多都是无用功,纯粹的形式主义。希望《通知》的下发可以让基层医生和更多领导干部从形式主义中解放出来,一起走向新时代!

去年年底,国家总书记在一份材料上作出重要批示,强调2019年要解决一些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,切实为基层减负。《通知》明确了党中央坚定不移全面从严治党、持之以恒狠抓作风建设的坚定决心,树立为基层松绑减负、激励广大干部担当作为的实干导向。

《通知》还在一些方面做了些硬杠杠,比如大幅度精简文件和会议;政策性文件原则上不超过10页;地方各级、基层单位贯彻落实中央和上级文件,可结合实际制定务实管用的举措,除有明确规定外,不再制定贯彻落实意见和实施细则;少开会、开短会、开管用的会,防止层层开会;不允许有的地方和部门搞“责任甩锅”,把问责作为推卸责任的“挡箭牌”;严格控制“一票否决”事项,不能动辄签“责任状”。

每到岁末年初 村医忙成秘书

别看乡村医生是医疗卫生最底层的一个群体,但是乡村医生的年终总结与计划却要做的非常多。凡是涉及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的工作,都要求有半年度总结与年终总结和年度计划等等。而且要求格式不准千篇一律,字迹不准手工写,内容要与公卫纲要看齐等等。

这些要求,对于一位专职文秘来说是不过分,但是要求乡村医生未免高标准了。因为大部分村医的年龄都是近于半百,而且普遍性学历低、资质浅,在农村做一般性医疗服务是绰绰有余,但是又要兼职起办公室主任或文秘的职责,未免力不从心。

在很多村医看来,这些都是一些表面功夫,很多都是闭门造车,做做样子而已,最后白白浪费了村医的时间与精力。

留“痕迹”使村医陷入两难境地

为了保证村医开展活动的真实性,很多地方都要求村医开展健康咨询与健康讲座、慢病随访及慢病管理、产妇及新生儿随访、健康扶贫入门随访、健康素养促进、家签履约服务等等的过程中,全程拍照留下痕迹。

虽说在一定程度上确实监督了村医的工作开展情况,但是却也大量耗费了人力、物力。其次,对于一些重度精神病患者,面对面的“全程痕迹”随访很容易置村医于危险之中。

迎检考核 村医疲于应对

每年岁末年初,乡村医生既要忙于基本公共卫生服务、家庭医生签约服务、健康体检、健康扶贫等层层年终检查和考核,又要迎接新的任务和安排,并做好新一年的部署规划。

而且每次检查的标准又随着检查部门的不同而不同,使乡村医生为了应付检查,在具体细则要求中,只有疲于应对地改了一遍又一遍,但是还是在考核中由于主管部门不同意见而达不到考核的要求。

如此耗费村医时间与精力的检查与考核,只是为了各项数据能达标而已,但于公卫无补,于村民获得感无补。

希望《通知》的下发,能贯彻落实,能真正为基层医生减负,不再走毫无意义的形式主义。

此外,破除形式主义、为基层减负,是近年来党中央关注的重要议题,也是长期以来广大干部的心声和期盼。此次印发《通知》,开展“基层减负年”,也是为了更好为基层干部松绑减负,激励广大干部担当作为、不懈奋斗。

但虽然已有方法论上的指导,但落实能不能到位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。相信把这些要求落实落细,必将使更多干部“轻装上阵”、成就干事创业崭新气象。

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,也是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关键之年,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收官打下决定性基础。希望基层减负工作,减少形式主义,能激发干部的主动性创造性,带领我们圆满走向全面小康社会,在新时代继往开来、再创辉煌。

(环球医学编辑:徐钰琦)

返回顶部

免责申明

版权所有©北京诺默斯坦管理咨询有限公司。本内容由环球医学独立编写,其观点并不反映医纬达或默沙东观点,此服务由医纬达与环球医学共同提供。
 
未经许可,严禁转载!